楚秋阁

希望我死的时候,
有大雪和月光。

丧逼文手/武侠爱好者/起点文读者/老年人/
万事豪华如转烛。

头像来自:绵绵w

大热天写什么楚萧番外,心里一片彻底凉。

2018-07-15

【原创/百合】《凌晨六点钟》

原创百合/

第一人称/

我把窗帘拉开,一道冷白色的日光透进来,明明空调还在制暖,我却无端觉得冷了起来。冬天六点钟的世界没什么好看的,天未能大白,月还与几点残星缀在西边,一座沉睡地死去的城市。

她躺在床上,抽烟,什么烟我不知道,令人厌恨的烟草味道在空调房里涌动,从她唇齿间溢出来,有点颓靡的,吞云吐雾的调调。我把窗子开了一条缝,有些想骂她,这味道与空调的气味混合在一起,逼仄又沉闷,我用脚踹了踹她的腿:“把烟灭了。”她睨我一眼,花了妆的面容不复精致或艳丽,像是一幅颜料斑驳的画,许是假睫毛掉了一半,她索性整个撕了下来,捻在指间:“你出去透气不就行了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出去抽?”我一下子坐在床沿,...

2018-07-11

home / hometown

我的故乡,

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我从未想过她,

也从未离开过她。

她于我常是街头推着车卖董塘的吆喝声,

是春时盆中碗中堆满了的栀子,

是雨水连绵中黯淡昏暝的天色,

是一碗糖水煨出来的炒米,

是端午用劣质的彩线网缚住鸭蛋,挂在脖子上,留下的痕印,

我不曾觉得那雨什么特别,花有什么稀奇,江河湖川有什么值得珍惜。

直到我离开她。

我在梦里听到从前夜里,大运河上飘来的汽船的长笛,

听到连绵的雨,

夏时咆哮的风雷,

冬日潺潺的雪水。

她倏忽间成了一种情绪,并不代表着多少喜爱,

也未曾是一种留恋。

那是一种凝望。

2018-07-10

【楚留香手游/华武】《涉江采芙蓉》28(完)

华山华无患×武当武知枝/

人物属于 @葱开开 /

会出本/


【 贰拾捌  /  涉江采芙蓉 】


等到开春时候,华山的风雪终于停了,晴好的日子渐渐多了起来,关外苦寒的柳也抽了青,如一层淡淡的翠烟。华无患收拾行李,又一次离开了华山。

这回倒不再是无人相送,也不会是一去不回。

风无涯看着他牵着马:“有空了别忘了回华山看看。”

华无患低头,脑后高束的发垂了一缕在身前,他的眼睫婉转成一道温情的弧度,再抬眼时,眼中已是平和的笑意,不甚明显,却与以往大不相同:“知道了,风师兄。”

风无涯望着他...

2018-07-08

为什么学校图书馆假期都是满的,各院系昨天就应该都考完试了才对……以及我再也不嫌学校图书馆书少了……太多惹看不完😭️😭️😭️

2018-07-08

看完了岚少的实况,我现在希望某靠谱的成年男性赶紧和某三无少女结婚,谢谢,钱我出了,快去民政局!!!

2018-07-07

nothing but

我知道长夜就要来临了,最后一丝黄昏的余晖已然渐渐泯灭,带走的还有这荒冷星球上所有的热度,寒冷与夜色在泥壤之下蠢蠢欲动,等到黑夜降临,就会破土而出。
我知道,火柴已经用尽,这是最后的篝火,等它熄灭,饿兽会出现,他们的眼里无残忍的光,只是冷漠而透彻的荧绿,他们寻觅着血肉的香气,而我们固守着火焰。
等它熄灭,我竟不敢想这四个字,这跳跃的火微弱又光明,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被吹灭,然而此刻,至少此刻,它的温度还能为我的眼带来光热与痛觉。
等它熄灭,夜就来了,我们抓住一丝夜色作长带,学那无奈的样子,把自己吊死在老柳树上。
死的时候,没有明月,也没有雪光,大抵只有饿兽们荧碧的眼,清冷透彻,权且作萤火,招着我们回家,...

2018-07-05

忽然发现才不到三分钟我就不喜欢『鲸饮海上霜』了(闭嘴)
『鲸望月』?『樱桃味鲸』?
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……
🌝️🌝️🌝️🌝
『你信不信我打你啊』其实我也挺喜欢的(被揍)
妈嘿就是个个人tag为什么要纠结……

2018-07-04

其实我觉得冬珠这一对最虐的是,不是贫贱夫妻,不是生如蝼蚁,他们生在了绝大多数人都无法企及的顶端,看过那个盛世最好的一切,也曾把年光随手抛掷,挥霍尽年少风流,醉倒在笙歌繁华之中。
她是贵女,他是皇子,然而在大厦将倾山河破碎的时候,才知道任你是什么,都身似飘蓬命如草芥。
他们如此,何况别人。

2018-06-30
1 / 28

© 楚秋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