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【楚留香手游/华武】《愿为西南风》【上】

华飞星×武雪声/

一个小故事/


寒冬,刚下过一场大雪的华山万籁俱寂,远处朝阳初升,晨光熹微。

守门弟子揉着惺忪睡眼打开山门,积雪簌簌而落,他打着哈欠懒懒一抬眼,却当下惊在了那里,原来山门外,立着个雪人。那雪人身形消瘦颀长,虽被积雪覆了眉目,但一双弧度婉妙的眸子却很好看,他穿一身雪白道袍,更是与雪融为一色。

是个武当的道长。

华山同武当多年恩怨难以消解,守门弟子当下神色不虞起来,耷拉着眉眼道:“这位道长,你若是来讨债的就请原路回去吧。”那道长神色不变,只道:“还请通报一声,武当弟子武雪声前来拜见华山风无涯。”

守门弟子冷嗤了一声:“武雪声?我可没听说过。你这样的就想见...

2018-10-21

【天行轶事/霍游】《空山白鹿》

《少年游》合志稿解禁/

霍琊×游浩贤/


霍琊抱着柴火走进院子里的时候,天已经暗下去了。

空气里蕴着一种未曾萌发的湿气,夹杂着并不新鲜的味道,雨前的闷热似乎把一些东西给闷烂了,所以气味难闻。游浩贤在屋子里,他撑开窗子,望着天色忽而笑了:“我总觉得我俩到了这地方之后,没几天不下雨的,是不是因为你在这?”

“南方的梅雨季,哪天不是这样?”

霍琊驳回了游浩贤关于他种族的无端指责,把柴火放在外头,扯了块布盖好了,防止受潮。游浩贤本是随口一说,便只笑盈盈地吃油桃,咬的时候很脆的响声。靠窗放着一个水缸,里头养了一萍睡莲,霍琊不知从哪听说了水里有鱼才活,就捉了两尾红鱼养在缸中,不...

2018-10-20

1.今天老师讲谢朓。

余霞散成绮,澄江静如练。喧鸟覆春洲,杂英满芳甸。

忽然就觉得眼前一大片白鸟纷纷而落,像一场突如其来的雪覆了汀州。


2.我讨厌意外,然而实在有太多意外,我为之辗转并没有意义,却不能停止煎熬。于是又荒废了一天,让时间在惶恐和压抑中度过了。我想到一些很可怖的图景,恐怖得和事情本身的渺小一对比就显得荒诞。


3.这几天想了想,觉得我最大的问题其实并非单纯是堆砌,而是不自觉地走着“剪刀浆糊”的老路,与我过去爱听的那些歌一个路数。然而离开了这些东西,似乎又全然是无聊了。但我曾认为的有趣也许本就是无聊的。


4.剪刀浆糊根本不美。我拿它做救命的灵药,最后把自己也搞成了...

2018-10-18

例行失眠成就达成√
头疼√
暴躁√

情绪渐渐失控.jpg🙃️

2018-10-16

想了很久觉得我一介凡人做不了手握刀锋朝着自己的圣人,我不要柄,锋刃朝着彼此的,我们可以公平。

2018-10-15

【香蜜/灵修夫妇】《郁园柳》(中篇下)

少将军凤凰×长公主葡萄/

一个新红尘劫/

送给亲爱的阿霍 @霍雁行 


当龙船来到江南,恰逢两岸春柳繁盛,绿烟浓翠,一场风吹得绿线如舞落花成阵。舟上本在设宴,锦觅不喜这等豪奢,便推说有恙在身一早回去休息了,她不曾随过船,这几日风浪大,便有些晕,自己弄了些药,还是提不起胃口。

她的床对着窗,两扇窗支着,河风吹入,倒觉得舒服了几分。运河何其宽广,岸上行人这般瞧着不过一粒豆的大小,她听随行的宫人说,这几日是踏青的日子,不知多少好姻缘都定在此时。

新帝所在的主船依稀飘来乐舞声,锦觅听得心烦,最近帝宠幸平原周氏父子,锦觅不懂什么朝局,只听旁人说过,这平原侯年逾...

2018-10-14

葛生

原创/

复健/


1.浑浊的水流顺着河道蜿蜒向天际,撕咬着云落在水上的影,口齿缝隙里闪着湖光。一只水鸟停在上头,没被吃掉,很快又飞走了。

桥是十几年前的老桥,拱状,很长,每天桥上的车流与桥下的水流垂直交叠,互不干扰。我知道,那是生者的世界与死者的界限的分界。

我怕水。

那平静美丽的水面下藏了太多东西,我知道。小的时候,我在饭桌上听长辈提过,说某某家的谁投了水。后来这样的传闻多了起来,也许是我长成了,他们也不在我面前避讳死亡。可无论是吞食了悲苦的灵魂,腐臭的肉身,还是渡轮的鸣笛,飞鸟的踪迹,这河面永远平静,美丽,辽阔,映照着长空,如镜新磨。

甚至黄昏时分,你还会被其上跃动着的细细鳞...

2018-10-11

“精诚所至一场空”

――
在b站看到有个凤凰的视频bgm是这首。

2018-10-09

【陈年老坑/女A男O】《高唐恨》(下)

女A男O,天雷滚滚,三观不正/

岳绮罗×无心/岳绮罗×张显宗/

渣攻老岳/时隔好久的下篇终于写完了/大概是写成了相声_(:з」∠)_

给亲爱的阿霍 @霍雁行 


宣平二十一年的冬天,锦绣夫人岳绮罗忽然染病,病势汹汹,张显宗延请天下名医,却都束手无策,说病入膏肓,已再无回天之力。当时锦绣夫人尚且神智清明,隔着一道珠帘听闻此言,既无忧惧,也不震怒,反而将已然失态的宣威将军唤到病榻前。

那一天晴光甚好,浓璨天光自帘间缝隙流下,铺了一枕,衬得重病中的人,面上也好似有了几分薄薄的血色与神光。岳绮罗散着发,倒是比平日里看得稚气许多,好似还是当年那...

2018-10-07

沉迷算命,无心写文,填坑好累。

2018-10-05
1 / 34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