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【灵修】《碧落》04

一统六界黑霜花/

日天日地日凤凰/

婚后甜饼/


【 04 . 皑皑云间月】


凤凰花只开两季,一季缘来,一季缘去。

昔日锦觅给旭凤这一树繁花,许他永开不败,然而随着旭凤身死神灭,这一树花也一夜之间全都萎落尘埃。

而今凤凰花一刹那开如往日,就好似那过往之日,还能回来。

听到外头仙娥们的笑语声,锦觅心中也轻快起来,她抬眼望着她的凤凰,许是亲昵间消融了冰冷,眉目里神色还如她所钟爱的少年,目光澄澈而温暖。

“不想出去看看吗?”旭凤站了起来,向锦觅伸出了手,长长的玄色衣袖垂落下来,细碎的夕光在织金纹样上闪烁。锦觅握住他的手,也跟着站了起来,她许久未曾有过那样鲜活神色的面上流露出一丝雀跃:“好啊。”


二人并肩走出栖梧宫,日已西垂,天色渐冷,满檐的琉璃灯火笼着那棵花树,其上花色灼如焰火,开出烟霞不灭。

锦觅定定地看了许久,忽然觉得眼眶有些酸涩,她想起这树花败的样子,心里闪过一丝灼痛,然而旭凤握住她的那只手又是那样柔软,能消弭所有的遗憾似的。

“没想到,居然能看到这树花活过来。”旭凤如是道。

锦觅温柔了声音:“就和从前一样。”

“不一样。”旭凤沉声道。


锦觅心中一惊,犹疑地望他,却见旭凤唇边一丝极淡的笑意,灯火映在眼中:“似乎比从前开得更好。”

言罢,他调转目光,望着锦觅微笑起来:“你不觉得吗?”

他的笑从来是很动人的,让人忍不住跟着一起微笑,锦觅颔首:“我只愿它永远这样开下去。”她望着旭凤,她的凤凰一身沉冷黑衣,衬着雪肤带出些许妖异之气,似乎与从前大不相同,然而,锦觅握紧他的手,她知道,只要望着凤凰那双眼睛,就明了,他其实一如往昔。


当夜天帝陛下又宿在了栖梧宫,不消说是如何的缱绻缠绵,被翻红浪,且道事毕之后,二人同榻而卧,却都不大有倦意,锦觅枕着旭凤的肩,青丝散在白皙的背上,面上笼着一层慵懒,正是海棠春睡稍醒时,她的唇濡湿而红软,声音也沙哑轻弱:“其实我之前,去魔界找过你,你知道么?”

旭凤微微抿唇,他的手从她如水青丝上滑过,他笑,情事过后微红的眼角也往上勾,这时候他总有魔尊的样子,雍容又俊丽,让人想起他在魔界时风流的故事:“我知道,你是那只兔子。”

锦觅懒懒地抬眼望他,眼中犹有水色:“你竟知道?”旭凤颔首,似是想到了什么趣事,又闷笑出声:“你的幻形术还是我教的,我怎么会看不破?况且,天底下也就只有你变的傻兔子,才会眼都不错地看着我。”锦觅想起自己做得那些丢人事,又是羞赧又觉得好笑,索性起身压在他胸口,故作凶悍地用手指戳他颊边笑涡:“你还笑!你就不怕本天帝罚你!”


旭凤知道她这不过世上一切少女同心上人的痴与恼,便笑着反问:“那敢问天帝陛下,要如何罚?”他声音低哑,明明是再正经不过的话,却说得有十分深意。

这神色形容,倒不像凤凰,也不像魔尊了,更似人间的熠王,也是这般深情在目,缱绻于睫,似退反进摄人心魄,教那冰清玉洁的圣女动了心,更何况本就爱他甚笃的天帝陛下?锦觅忍不住蹭了蹭他的脖颈,恼怒早就烟消云散了,只拿捏着腔调:“罚你这只凤凰再陪我共赴巫山同赋高唐。”

“甚好。”

一语落地,帷帐落下,又是低低细语,窃窃情喃时。


【tbc】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166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