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【原创/BG】《春生》

随便写着玩/

无意义,大概是描写练习吧/


卢家有二女,大女薇已嫁作关内侯妻,小女荇却还未曾出阁。

那一日,春日融融的日色晒在瓦檐上,又顺着檐滴落滚入菱花窗内,流淌蜿蜒在石砖上。屋内熏着暖香,时令的花还带着露水,就已依偎在越窑的瓷瓶里。荇坐在妆台前,她的堂姐雁这些日子住在她家中,堂姐妹本不熟稔,然而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女,生得好颜色,很快就玩到一处去,转眼形影不离终日一处坐卧了。

荇散着发,她的头发柔软而绸滑,被雁拘了一束握在掌心,却觉得有些抓不住似的,雁笑了:“我真羡慕你的好头发。”荇拿着象牙梳,递给她:“前些日子,阿姐回门,我看阿姐的髻真好看。”雁接过梳子,给她一边梳发一边笑:“那是薇姐姐成了亲,你还早着呢,若真想着,便让伯父为你指门亲事。”

荇羞恼地回过头:“雁姐你说的什么话呢。”她这一掉头,正扯着头发,吃痛地一叫,雁便也不笑她了:“也就我们两个私下说说,你怕什么呢。”本朝民风开放,女子对着中意的郎君唱相思之曲也是常有的事,只是荇素来羞赧柔弱,雁也才逗她一逗。

待都已收拾得当了,荇与雁就坐上了马车,随着家中长辈一起去郊外踏青去了。

车马颠簸,虽然设了软垫也叫人不大舒适,是以这原本不算迢迢的路途竟也遥长了起来,春光顺着车帘的缝隙漏进来,照亮了荇水绿的袖,她用手去接那一缕光,却任它自指间滑落。

“今日踏青,许多人家的郎君也会来。”雁这般说道。

荇蜷曲了手指,将手掌隐入袖中:“是吗?”

“是啊,尤其是田家的小郎君。”雁似是想起了什么,笑得有些揶揄,“若我们阿荇与之有缘,说不定能看上一眼。”


荇想起许多关于田小郎君的传言,像是从春风梢头借燕子呢喃说来般缱绻温柔,心中竟有了一种不能明说的感觉,她垂首轻声道:“今日踏青之人众多,又哪里是能轻易遇到的呢?”


然而缘分毕竟是很奇妙的,等到了郊外,荇与雁走下马车,就听到有人议论之声,循声望去,只见一位朱色胡服的少年端坐马上,那姿态极潇洒漂亮,听身边有人低语,说那就是田家的小郎君,斐。

荇觉得那天光太亮,日光烧在身上似有灼痛,让她望不清这位意态骄矜的小郎君的神色,只看见那双意兴风流的眼,望一草一木,世上所有,都似有脉脉深情。



【end】

评论
热度 ( 31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