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葛生

原创/

复健/


1.浑浊的水流顺着河道蜿蜒向天际,撕咬着云落在水上的影,口齿缝隙里闪着湖光。一只水鸟停在上头,没被吃掉,很快又飞走了。

桥是十几年前的老桥,拱状,很长,每天桥上的车流与桥下的水流垂直交叠,互不干扰。我知道,那是生者的世界与死者的界限的分界。

我怕水。

那平静美丽的水面下藏了太多东西,我知道。小的时候,我在饭桌上听长辈提过,说某某家的谁投了水。后来这样的传闻多了起来,也许是我长成了,他们也不在我面前避讳死亡。可无论是吞食了悲苦的灵魂,腐臭的肉身,还是渡轮的鸣笛,飞鸟的踪迹,这河面永远平静,美丽,辽阔,映照着长空,如镜新磨。

甚至黄昏时分,你还会被其上跃动着的细细鳞光所迷惑,以为那是星屑金粉随水而下,或是妩媚的眼波。


2.我觉得它实在不是个好去处,不如秋夜清澈的小池。

后来我知道了,它也不过就是生活。


3.春日的葛藤很漂亮,郁葱的绿,绿得雍容丰艳,像是人的青春美貌。然后一过了秋,绿成了枯黄,细瘦枯死如头发丝一样的葛藤的尸就要攀附爬满整座楼,像个吸血的丝虫,破败不堪,又刻毒非常。第二年春日它丰腴起来,翠润起来,我却想,它的生原是住在它的死上,它的美之下,也不过是它的丑罢了。


4.高兴和伤心到极致都是让人想吐的,灵魂也要搅碎了呕出来,于是你脸色惨白,所有神光与颜色都随之抽离。下一刻你化为灰烬,灰是灰白色的。







评论
热度 ( 27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