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【楚留香手游/华武】《涉江采芙蓉》20

华山华无患×武当武知枝/

人物与剧情来自 @葱开开 ,ooc属于我/

本章部分走外链

因为本章性质特殊,禁止转载,转载拉黑(亲友除外)



【  贰拾  /   三千世界鸦杀尽 】




此后数年,华无患回想起自己走回客栈的这段路,都期盼着它能长些,更长些,最好永远走不到尽头,就让他这么,一直走下去,心里存个灯火温暖,两人依偎的念想。

然而,世上哪有没尽头的路呢?他终于是走到了客栈,站在人影寥落灯火阑珊的长街,仰望天上一轮明月,散发着皎洁而孤独的光。那月光流淌过菱窗,让他看见窗后被烛光映出的人影。纵然只有一个轮廓,也让人心襟摇曳。华无患有些想笑,但没能彻底笑出来,他低头闻了闻身上,确认没闻到血腥气后,才走入客栈,沿着楼梯几乎迫不及待地走到客房,一把推开门时,涌入的风把烛火都吹得黯了一黯。

武知枝就坐在窗边,身上披了一层融软的流光,神色难辨。

“阿枝,”华无患笑道,“你久等了吧?我方才有些事耽搁了,所以回……”“华无患,你为什么要瞒着我,门内的人在催我回去?”武知枝打断了他的话,开门见山地问道。此时,华无患才注意到,桌子上放着一封已经被展开的信,上面写了什么他看不清,可也不需要看清了。

武知枝知道了。

那一刻,华无患脑中只有这一个念头。

他仿佛刹那间回到了十几年前,在一场要把整座城池埋葬的大雪里,衣不蔽体饥寒交迫地蜷缩在角落里,呼出的气转眼结成了冰碴子,冷得他一身热血都凉透了,就像那些雪都下在他皮肉之下。

所有的表情一瞬间消失了,华无患近乎麻木地看着武知枝:“我明明……”

“你明明杀光了所有的飞鹰,是吗?”武知枝的眉眼此刻竟透出几分凛冽,他的怒气压抑在一派平静清和之下,却又从好似雪水从破冰的湖面下渗出来。他实在没料到,华无患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武知枝自从父亲身死之后,便被萧疏寒接回了武当,若不是武当与萧掌门,他早在十年前就是铡刀下的一缕幽魂。因为他的身份,也曾给武当带来不少麻烦,而这些麻烦,都被掌门云淡风轻地一一拂去,好让他安心地留在这青山云岚之间。

武当是他的家。

武知枝是纯澈率真的人,他想着对华无患与武当派,要两不辜负才是好的,也以为华无患是这么想的,是以而今发现他如此行径,只觉得他疯。

“华无患,你只知道飞鹰传信,却不知道掌门所饲养的乌鸦,身为我武当神鸟,也是可以传信的。”

“是我失算了,不知道连一只不起眼的乌鸦也是要防着的,阿枝,下回我一定记着。”华无患把门阖上,他的手按在剑上,露出一个压抑中透着诡艳的笑。

武知枝给他的话一激,气极了反而笑起来:“下回?”他抬眼迎上华无患的目光,清俊的眉目笼了一层冰雪:“华无患,不管怎样,我要回武当。门内唤我回去,我不能不听。等我把门内的事情处理完了,我就回来找你。这一回我不同你计较,以后你别再这样。”说到后面,想起华无患素日的好,他的口气微微软了下来,于是垂下眼睑敛住眸光,也因此错失了华无患眼底的戾气。

可华无患没有应答他。

屋内一潭死水般得沉寂。

武知枝有些疑惑地抬眼,华无患立在昏暗处,一小半侧脸被烛火照到,眼下的痣像血沁在上面,看得武知枝心底蓦然一惊。

 

“我不会让你回去的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走外链走外链走外链请点击这里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第二天清晨,当武知枝终于醒来时,华无患已经穿戴整齐坐在桌子边了。武知枝沉默着坐起身来,酸痛如潮水般涌起,他一句话也不想同华无患说,自顾自地穿好外袍,武知枝背起剑匣,他不知道华无患会不会让自己走,但无论他让不让,他都要回去,除非,他死在这。

令他意外的是,经过一夜,华无患的态度软和了很多,他甚至先开口道:“我可以放你回去。”

武知枝回过身,清倦的眉目沉静下来:“那你要我用什么作为代价呢?”

华无患不去看他,他的目光散乱地落在一个没有焦距的地方,好似心思根本不在这里:“我得跟你一起去武当,你一个人回去,我不放心。”

武知枝面无表情地点头:“也是,我跑了你还要费力再抓回来。”华无患知道他因为昨夜的事情生气,也没说什么,甚至弯唇笑了笑,眼底却一点光都看不见了,沉沉地混沌成一片黑色:“是啊。”

最后他们结账离开的时候,风雪已经停了,武知枝与华无患一前一后沉默着走出客栈,忽而响起一阵极尖厉的乌鸦的唳声,他二人循声回头,只见一群乌鸦振翅而起,如一团黑云遮天蔽日,刹那间飞远了。

 


【tbc】



评论 ( 124 )
热度 ( 1173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