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【华无患×武知枝】不知所云的一个片段

进入考试月了一时之间搞不出更新/

忽然想起一个画面就很想写一下/开的儿子们真的好好看明天或后天就能拿到《信鸦》了有点激动/很想枕着《信鸦》的无患和吱吱睡觉,希望快递公司明天成全我的心愿(闭嘴痴汉)


雪夜清寂,华无患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这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,一器一物皆闭目都能勾勒而出,可都说近乡情怯,有时候正是熟过了,才反而让人不安。

忽然听到几声敲门声。

华无患披上外袍,本想拿起剑,却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,是华无痴:“师弟,是我。”华无患颇为惊异,他是齐无悔领进门的,从来与华真真一派的华无痴不是很熟稔,却莫名有些提防他——他有一种野兽般敏锐的视觉,总下意识觉得这位华师兄并非如面上那般和善爽朗。

剑却终究没拿上。


打开门,才看到清寒的雪光映着华无痴隐在夜色里的眉目。

“华师兄,”华无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华无痴倒是不怎么意外这个自小不亲人的师弟这副模样,只状若无意道:“我听说你在寻武知枝的踪迹。”

听到武知枝的名字,华无患一怔,眉目里流露出一种按捺的急切,丝丝缕缕从冰湖般的眼中渗出来,他喉咙发哑自己都没发觉:“华无、不,师兄、难道师兄知道……”

“其实我不知道。”华无痴微微侧首,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眉目微微弯了起来,打量着华无患顷刻陷于失望的神色,他又有些坏心眼地道,“是黄乐知道。”


华无患略听过几次黄乐的名字,知道是个武当弟子,不由心下一紧,眼中却有几丝希望重新燃起来:“他知道什么?”

华无痴从袖中抽出一封信,上头的字迹熟悉到华无患心尖都颤了,清隽的笔画如蘸着墨写进他心里,木然接过信,华无痴却已转身走了,风把他的声音吹落:“武知枝给了封信给他,让他给我,至于这封信究竟是给谁的,我想你知道。”

“他为什么不直接……”华无患说了一半,想起死于自己剑下的飞鹰们,终是缄默了。


阖上门,借着窗边一点月色,华无患拆开信,信封里空空如也,他愣了一愣,凝了神细看,才看清里头有些个小小的东西,华无患忙把信封倒着,倒出来三颗红豆。

他摊开掌心,清凉月色映照着掌中红豆,真是浓如心尖上的血。


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


华无患笑了起来,笑到一半,倒是像哭了,又哭又笑的模样在夜里有些煞人,他紧紧攥起掌心,指甲刺入肉中,掌心的东西却好似能烧成火,烫得心尖都暖了。

他想,今夜许有额心红痕如血的仙人入他梦来。

是几年前,他亲手放走的小鹤所化。

而今要衔相思物归入巢中。




【end】


其实最近在想长大版的无患和吱吱的性格。

是反向成长的,我个人这么觉得(ooc)着。

无患是放下,吱吱是拿起,所以后来的吱吱看上去深沉淡漠,于江湖与生死也有更深的了解,而无患却不再去纠结自己的过去和偏执了,所以反而会呈现一个相对更平和从容的状态。

我觉得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更幸福的。


评论 ( 27 )
热度 ( 411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