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nothing but

我知道长夜就要来临了,最后一丝黄昏的余晖已然渐渐泯灭,带走的还有这荒冷星球上所有的热度,寒冷与夜色在泥壤之下蠢蠢欲动,等到黑夜降临,就会破土而出。
我知道,火柴已经用尽,这是最后的篝火,等它熄灭,饿兽会出现,他们的眼里无残忍的光,只是冷漠而透彻的荧绿,他们寻觅着血肉的香气,而我们固守着火焰。
等它熄灭,我竟不敢想这四个字,这跳跃的火微弱又光明,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被吹灭,然而此刻,至少此刻,它的温度还能为我的眼带来光热与痛觉。
等它熄灭,夜就来了,我们抓住一丝夜色作长带,学那无奈的样子,把自己吊死在老柳树上。
死的时候,没有明月,也没有雪光,大抵只有饿兽们荧碧的眼,清冷透彻,权且作萤火,招着我们回家,家在万里的坟堆之外。
你想,你最后这般想,黑夜来的时候,露水会不会冷着花?然而花是孱弱的,它被夜吞噬了颜色,还要被寒冷剥夺亭亭的姿态,它曾在白日里作生命的美丽的妆点,然而夜里谁也救不了它。
它不能自救。
它落了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71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