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home / hometown

我的故乡,

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我从未想过她,

也从未离开过她。

她于我常是街头推着车卖董塘的吆喝声,

是春时盆中碗中堆满了的栀子,

是雨水连绵中黯淡昏暝的天色,

是一碗糖水煨出来的炒米,

是端午用劣质的彩线网缚住鸭蛋,挂在脖子上,留下的痕印,

我不曾觉得那雨什么特别,花有什么稀奇,江河湖川有什么值得珍惜。

直到我离开她。

我在梦里听到从前夜里,大运河上飘来的汽船的长笛,

听到连绵的雨,

夏时咆哮的风雷,

冬日潺潺的雪水。

她倏忽间成了一种情绪,并不代表着多少喜爱,

也未曾是一种留恋。

那是一种凝望。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95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