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【原创/百合】《凌晨六点钟》

原创百合/

第一人称/

我把窗帘拉开,一道冷白色的日光透进来,明明空调还在制暖,我却无端觉得冷了起来。冬天六点钟的世界没什么好看的,天未能大白,月还与几点残星缀在西边,一座沉睡地死去的城市。

她躺在床上,抽烟,什么烟我不知道,令人厌恨的烟草味道在空调房里涌动,从她唇齿间溢出来,有点颓靡的,吞云吐雾的调调。我把窗子开了一条缝,有些想骂她,这味道与空调的气味混合在一起,逼仄又沉闷,我用脚踹了踹她的腿:“把烟灭了。”她睨我一眼,花了妆的面容不复精致或艳丽,像是一幅颜料斑驳的画,许是假睫毛掉了一半,她索性整个撕了下来,捻在指间:“你出去透气不就行了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出去抽?”我一下子坐在床沿,上半身越过她就伸手去够她的烟,她侧了侧首,卷卷的短发蹭在我脖颈:“外面冷。”

“你也知道外面冷!”我一把夺过她的烟,碾灭了扔进烟灰缸,那点烟味没散,她趴在床上,一小半脸埋进柔软的被褥,眼里的光明明灭灭的,她抬手指着我,指甲上茜红色的指甲油还鲜艳:“你好凶。”

面对她无端的指责,我不禁笑了,用手在她小臂上拧了一下:“我凶?我还没真凶给你看呢!”她吃痛地含笑嗔了一眼: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还喜欢使用暴力?”

“现在发现也迟了。”我踢了踢脚下碍事的外套,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,一打开十几条信息,一半的垃圾短信。

“话说,”她现在又像一头乖觉的小兽一样,亲昵地靠过来,用双臂揽住我的腰,头蹭上肩膀,“你不饿吗?”

“凌晨六点可没有几家外卖给你点。”

“下楼吃面也一样。”

“现在不怕外面冷啦?”

“吃面就暖和起来了嘛。”

我握了握她的手,柔软而白皙的,不比那些纤长美丽的手指,甚至显得有些多肉:“那就下去吃面吧。”她点点头,在丝绒睡衣外面裹上外套:“就这样下楼吧。”

凌晨六点钟,楼下的面馆只开了两家,多是要去学校的高中生在吃,我扯着她走进去,要了两碗阳春面,我的多加醋,她的加个煎蛋。

她戴了口罩,一双含笑的眼望着我,我把筷子用开水烫了给她。

两碗面上来时,热气腾腾在我和她之间起了一场小小的雾,我拿下眼镜开始擦,听她那边说:“凌晨六点。”

我和她最后一次的凌晨六点。

【end】

评论 ( 2 )
热度 ( 97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