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废稿

华如璧×武含章/

废稿/


灰烬燃火,白骨生花/



【1】

天大雪。

华如璧饮着酒。

他已经很久没有沾过酒了,所以这回尝得格外仔细,像是要把这味道记住一样。酒不是好酒,味淡而涩,不比他从前还是江湖侠少时在富贵温柔乡里饮过的女儿红,那样绵长醇香,让人闻了一点味道,就醉了。

很多时候,华如璧不太想去想曾经。

从前的白雪剑华如璧,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他自己也不记得了。总觉得大概是个很光辉明亮的模样,与现在这满心刻毒苟延残喘的他判若两人。那时候他才走出华山,外面的天地何其广阔,任他肆意去闯,闯出一片盛名,呼朋引伴,狂饮高歌。

然而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,昔日的好友就好像都消失了一样,白雪剑销声匿迹已久早已被世人忘记,他只能和那个修无情道的武含章窝居在这小小的一方木屋之中。

不过算了,华如璧难得轻快地笑出声来。

他想,有个武含章也不错,虽然这位武道长性情冷淡,不懂风月,但好歹生得好看,算是一个慰藉了。

这般想着,武含章就回来了,他穿一身雪色的袍子,衬得冷秀的眉目愈发洁净清俊,眉心的朱砂艳得伤人,许是因为外头雪下得大,他眼睫上沾了些许雪水,抖落下来像是冰晶似的。

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武含章看到华如璧,蓦然一惊,只是他素来情绪不明显,所以这惊也就只惊了一瞬,片刻归于沉寂。华如璧摇着手中的杯盏:“想起来就起来了。”

武含章把门阖上,漠然地望着屋中明明灭灭的灯火:“你也没有多少时日了,何必苦费力气。”

华如璧冷笑,唇边勾出的弧度和刀锋一样:“我是快死了,难道就该躺着等死?”他心里恼恨武含章的话说得难听,其实却没有多少怒气,那个日子越来越近,他满心的怨恨不甘似乎都平静了,所以他才破天荒地喝一杯酒,走之前记得这杯中物的味道,似乎也不错。

这样去想,武含章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,虽然说话一如既往的不中听,但华如璧从中品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悲怜。

原来,他也是伤心的?

修了无情道的,这位情尘皆去的武道长,也是能为一个名为华如璧的人的死,而感到一丝波澜的吗?

华如璧笑了起来,他都有些可怜武含章了。


【2】

武含章小时候在武当看过一场大雪,皑皑白雪覆了山河,洁净纯粹,仿佛非人世所有。然而南方气候温暖潮湿,第二日太阳一出雪就化成了水,肆意流淌着污浊得比什么都肮脏。

所以当他第一次看到这位江湖商久闻其名的白雪剑华如璧时,武含章就想到了那雪后的污水。

他听说过,华山的那位白雪剑是如何的英雄年少,如何的俊逸潇洒,江湖故事最喜这样的多情少年。然而,被他捡到的只剩一口气的华如璧,却是积雪被人踩了千千万万次之后那污浊的模样。一张似乎与传言里别无二致的笑靥下,满心满眼都是要溢出来的刻毒和怨恨。

原来无论是什么样的人,快死了的时候,都是这种模样。


【3】

华如璧环住手臂勒住武含章,他已经看不见他了,他要死了。

苟延残喘了一个冬天,终于走到这一日,种在他身体里的毒蚕食尽最后一丝他的生机,即将牵引他这缕孤魂往忘川上走一回,华如璧却不是很想那么早地走。

他抱住武含章,血汩汩地溢出,氤湿了武含章洁白的衣襟,华如璧有些恶意地想,武含章那样好干净的人,衣服被他的血弄成这样,指不定要生气。

如果不是因为只有最后一个冬天能活,又偏偏在这个冬天遇到武含章,华如璧是绝不会爱上这么一个人的,这样的不解风情,这样的固执死板,这样的铁石心肠。他第一眼看到武含章,就不喜欢他,如果不是还有最后一个冬天可活,他绝不会和这样的人相交。

然而谁教他撞上了呢?

偏偏就是这样错误的时间,遇上这样错误的人。

一切反而顺理成章起来。

华如璧搂住武含章,他什么都看不见了,凭着直觉用脸蹭了蹭武道长的脸,然后笑了起来,他说:“我真的很不想死啊,武含章。”

他不想死。

他当然不想死。

他曾是纵横江湖的华山少侠,曾是风流快意的江湖少年。

他曾有光明的未来等着他去追逐,曾有大把可以肆意挥霍的年华岁月。

然而天意不公,他未曾为恶,却教他中了宵小的毒,病体残躯苟延残喘,只剩这一个冬天的性命。

他怨恨过,咒骂过,沉沦过,什么风流意气都化为一腔怨愤,被不甘和绝望扭曲了曾经的眉目,华如璧忽然发觉他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潇洒快意,他是恨的。凭什么偏偏是他呢?

然而最后只能不甘不愿地接受这命运。

华如璧的手指死死扣住武含章的后颈,他没有焦距的眼在最后一刻,却好似回光返照一样凝聚起些许光亮,那神光是纯粹而干净的,就好像从前的华如璧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,驱逐了肉体内那盘踞心头的怨毒,又重新入主这具血肉,然而这光亮泯灭得很快,等那双染满血污的手滑落时,武含章望着那双重新陷入寂灭的眼,知道华如璧已经死了。

外面的风雪也停了,这是今年冬天的最后一场雪,也是华如璧的最后一场雪。

等到明日太阳出来,河鱼破冰,春水流淌,就将是华如璧死后的第一个春天了。


【4】

修无情道的武含章自认自己早就修得了无情道。

直到华如璧死他才发现他没有。

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87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