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旧春

家乡有大年初五去寺庙烧香的习惯,庙建在京杭运河的沙洲上。

寒假的时候,我和家人一起去,过年的时候天气就很和煦了,初五更是晴暖,蝶园的早春的花开得纷繁,若不是运河两岸的柳不曾如春日一般丰艳,几乎觉不出冬末的气息。

前一日刚下过雨,冬雨虽不如春夏时声势浩大,却让河堤的泥土松软泥泞,把鞋底蹭得脏了一片。初五来寺里烧香是大事,有人凌晨就候在大门外,想请个早,不同人挤。我却是个怠惰的,硬是赖到了九点。

因寺庙的大门不为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而开,众人都只能从正门两边的侧门进去,下了台阶,走过一段水上长廊,才能瞻仰观世音的风采。

取了一米高的香,和人挤在一起于火炉点燃了,对着东南西北四方各拜两下,又跪在蒲团上诚心许了愿,才将香投入鼎中做香灰。

烧完了香就家去,因事情业已办完,便有许多闲心,走的时候站在那水上长廊,望着开阔的河面,水天一色的苍白,风卷着云,推着浪,汽船曳着鸣笛悠悠行过。我忽然想起小时候,学校组织春秋游,都喜欢来这里,秋天的时候,整座寺庙都用各色菊花装点,说是菊海也不夸张,常见的各色都有,竞芳争妍,皆无清姿,一派富丽。

走出寺门,坐在我妈车后头,那天回去走了老路,便去明末的州府衙门里转了一圈,本是毁于旧难又重建的,又正好在办摄影展,就更没什么好看,倒是门外两块石头够我蹭掉脚底在运河河堤沾上的淤泥。

我总觉得寒假要比暑假好些,天气和煦,一点不冷,是出去玩的好时候,夏天就太热了些,又有台风暴雨。要知冬雨是不妨事的,虽冷了些,却更有气氛。

因此我就以为暑假是扫兴的,直到前几日入了秋,夜夜雨洒轩窗,声如鼓点,应和虫鸣,才知夏末也不扫兴。

只是我扫兴罢了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66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