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【灵修】《碧落》02(黑霜花×傻凤凰)

一统六界黑霜花日天日地日凤凰/

婚后甜饼/



【02.余梦且温存】


第二日清早,锦觅是从栖梧宫中出去的这一消息,在仙娥们的窃窃私语中悄悄传遍了天界,提起天帝与魔尊,人人皆是一副暧昧神色,许多当年旧事又被牵扯出来,比如当年意气风发的二殿下是如何偏宠自己的书童,宴席上寰谛凤翎又护了谁的身……

这些闲言碎语沾染着旖旎的颜色被风吹落到天宫各个角落,自然也吹到了点天下姻缘的丹朱耳边,他作为先天帝与魔尊的叔父,又是从锦觅来到天界开始就看着她长成而今这模样的,当年旧事,桩桩件件,自然都了熟于心,所以当彦佑打趣一样同他说起这事时,丹朱也只管理着手中的红线,唇边勾起一抹自得:“老夫当年早就说过,他俩是姻缘注定,天生一对。这不?就是凤娃再不松口,还不是拉拉扯扯到了今日?”

彦佑穿着浅青的薄罗衫子,在一边给丹朱打着扇:“是是是,您老掌天下姻缘,说了自然算数。”

丹朱闻言却不快意了,只怅然一叹:“只可惜凤娃已然成魔,再无回头之路了。一想起这个,老夫心里就痛。”他模样还是少年,却常常做老态,不显稳重,反而有几分稚拙可爱。

“月下仙人又何必如此自苦呢?我看呐,做神做魔没什么分别,快活就好。”彦佑是下界为妖过的,很多事情上想得倒十分通透,“凤凰从前贵为天界二殿下,不也照样被父母拖累,兄弟反目?”


想起已然先去的兄长,丹朱心里又不快活起来,这几日缘机仙子也忙,不来寻他,是以更加苦闷,索性把那理不乱剪还乱的红线往边上一扔,告别了彦佑就往栖梧宫去了。

横竖他现在也就这糊涂的凤凰一个亲人。


到了栖梧宫,这仙娥多是当年的旧人,自然也不拦他,由着他穿花拂柳入了室内,有仙侍正把帘子用宝钩挂起,而旭凤正坐在岸边喝茶,他依旧穿那一身深如墨色的衣袍,上头织金花纹繁复绮丽,他本就肤色白皙,被玄衣一衬,更好似冰雪玉人,几乎让人目眩。

“叔父怎么来了。”旭凤把茶盏搁在桌上,冷淡的面上流露出一丝笑意,转瞬即逝,似乎还是当年模样。丹朱坐在他对面,把这二侄子上上下下打量了许多遍,方才重重叹一口气:“你以前没事就往老夫的姻缘府跑,现在却连个影子也不见,难道还不许老夫来看你了吗?”

“旭凤并无此意。”他抿唇微微笑起来,眼角往上挑的弧度与当年不差分毫,丹朱瞧了也笑了:“你和锦觅的事我可听说了……”


旭凤手微微一顿,片刻后复又恢复了从容神色:“不知是谁在叔父耳边传这些混账话。”丹朱自然是不会把彦佑供出来,只故作神秘地笑笑,又自袖间掏出一本小册子来:“这个,最新的,多看看,可以学着点。”旭凤本含着一口茶,闻言差点呛着,好半天才把茶水咽下去:“叔父你……”看他脸色不妙,还不等他把话说完,月下仙人就告辞了:“哎呀时候不早了,凤娃你拿着慢慢参详,老夫就先走了。”

旭凤望着那本册子,耳尖不由微微烫了起来,昨夜那许多事情又浮现眼前,不说被翻红浪,鸳鸯交颈,就说那青丝纠缠,血肉相叠……更要命的是锦觅本就生得清艳,美目盈盈朱唇轻启时更是……

那蛮荒小妖不知从哪学来的手段!

这般想着想着,魔尊陛下好似给自己找麻烦似的,心里又不痛快了起来,怎么都带着点酸味儿。


此时此刻,刚刚处理完政务的天帝陛下总算是得了闲暇,也能好好回味起自家六界第一美男子的模样,那衣襟大敞时白皙的胸膛,含情时微红的眼角,温热又缠绵的气息……锦觅想着想着就心猿意马起来,脸色也比平时好看不知道多少。揉了揉酸痛的手腕,锦觅现在就想跑去栖梧宫,奈何她还有件事要做——那是她送给她家凤凰的惊喜。




评论 ( 22 )
热度 ( 216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