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“我们做果子的,自然不跟你们鸟儿一般见识”。

太狠了。
我哭死。

锦觅回忆里的凤凰温柔又骄傲,然而在她的死面前,卑微成那样。而那个无忧无愁的葡萄,已经太久未曾笑过了。
我真的,唉……我能说什么。
老母亲的眼泪,真的不值钱罢了。

――――
看完明天的预告回来:其实我觉得若不是锦觅还有救,可能凤凰还会为她再陪葬一次,就像红尘劫一样。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53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