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弦生

原id:楚秋阁,改名了。


莫嗟雪里暂时别,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9.5

日常琐碎/

胡言乱语/


今天清理相册,看到摄于学校的牡丹,花色深红,像干涸的血痕一样。

心情突然就坏了起来。


我其实是个性格很不好的人,敏感多疑又拧巴。那些古怪冰冷的念头捂着,渐渐就发霉腐烂了。我讨厌世上很多东西,讨厌得近乎憎恨了,而怨恨的理由往往莫名其妙,那在旁人眼中,许是不大值得厌憎的,于我却是如鲠在喉。

我实在心眼很小,厌憎太多的东西,多到触目望去,实在觉不出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,只觉得满目毒瘴。再好的风物都是转瞬即逝的,不得长久,也不能带来稍稍长一瞬的畅快。
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人可是可以死的。

我很向往那种瞬间的毁灭,宝石人那种,碎裂即死亡我就很喜欢,清洁,干脆,冰裂一样,一刹那。然而人似乎很难做到这种地步。我小的时候,家里有长辈去世,我倒不觉得火葬有什么,只是人的骨骼似乎很难被焚毁,最后那模样实在让人觉得难受。

我说这种话,要是给家里人听到,一定又要说我晦气。


真奇怪,我一直不懂为什么要这么避讳死亡,死是一个自然的结果,必然的结局,甚至是一种底牌或者解脱,我只要想到活不下去时可以死,就觉得挺开心的。多好,走到绝路还是有这最后的退路的。

真是太温柔和仁慈啦。


不过,前段时间姑且觉得生活也有其好的一面,因为看到了小凤凰吧,他实在是我很喜欢的那种少年,让我觉得有希望的那种。为了多看他几眼可能还是会赖活着。

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这种有高格的人。

这样的人无论处于什么立场,都是不会堕入尘埃的。

然而有格的人与物实在太少了,而尘埃们的互相攻讦却太多,低头看下去满目疮痍,实在是积极不起来,我只会觉得厌倦。


前段时间我妈看什么养生文章,听说酒对人体不好,就让我别喝了。

可是如果仅仅为了活着,就放弃酒,那也太委屈了。生日那天朋友送的那瓶总算是喝完了,就是味道不大好。我以前好讨厌啤酒,啤酒简直和药一样难喝,不过现在觉得奶啤挺好喝的。


这场长夏的梦做得真长,现在人已经醒了过来。你说什么时候会下雪?




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41 )

© 楚弦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